快捷搜索:

港交所最新数据显示

  1月10日,一向行事低调的第一东方投资集团主席诸立力在位于香港轩尼诗道的办公楼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专访。作为全球商界享有较高知名度的投资家和社会活动人士,诸立力31岁就成为香港联交所理事会成员、会籍委员会主席及上市委员会副主席,这也是联交所历史上最年轻的理事。大家现在所熟悉的H股,就是由诸立力在联交所理事会期间率先提出并力推落实的。

  2019年8月1日,诸立力接替德•安妮•朱丽叶斯爵士(Dame DeAnne Julius)成为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校董会主席,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任世界顶尖大学校董会主席。诸立力于1979年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法律系,主要研究公司法和商业法。他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非常荣幸能有这样的机会为母校服务,伦敦大学学院是近200年前在创新、包容和多元的愿景上创办的,在全球互联的今天,这些价值观与我们更是息息相关。

  在接受采访过程中,诸立力有一个特点,就是他通常对记者抛出的问题不会立即作答,而是喜欢先思考一会儿,再准确说出年月日的某件具体的事,思路清晰,极富逻辑。

  诸立力说,他“很有运气”,可以为社会、为国家全力以赴,参与到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并有幸见证两地资本市场的发展。

  1957年,诸立力出生于广东广州,1961年随家人迁至香港。15岁那年,他独自去英国念中学,由于成绩优异被伦敦大学学院法律专业录取。据诸立力介绍,大学毕业后他就直接进入伦敦著名的史密夫律师事务所,从事国际投资、公司上市及收购合并等业务。1982年,诸立力在英国史密夫律师事务所获得律师资格后,被派回香港协助该事务所在香港开办香港分行,这也是诸立力日后参与香港及内地资本市场改革的契机。

  “我回到香港三年之后就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主要从事跟内地投资及融资方面的法律咨询,上世纪80年代香港法律界很少有律师行做这块服务。当时内地金融改革开放也才刚刚起步,这也为我日后创办第一东方投资集团奠定了基础。第一东方投资集团是最早从事内地PE投资业务,也是最大的中国直接投资管理集团之一。”诸立力回忆。

  香港最早的证券交易可追溯至1866年。而香港第一家证券交易所——香港股票经纪协会于1891年成立,1914年易名为香港证券交易所。1921年,香港成立第二证券交易所——香港证券经纪人协会。1947年,这两家交易所合并为香港证券交易所有限公司。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香港证券交易所已满足不了股票市场繁荣和发展的需要,1969年以后相继成立了远东、金银、九龙三家证券交易所,香港证券市场进入四家交易所并存的 “四会时代”。

  一个城市拥有4家交易所,在世界上甚为罕见,也带来行政与监管上的困难。在香港政府的推动下,四家交易所合并势在必行。1980年,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经过多年筹备,1986年4月2日,“四会”正式合并,联合交易所开始运作,并成为香港唯一的证券交易所,香港证券市场进入一个新时代。1986年,联交所获接纳成为国际证券交易所联合会的正式成员。

  1986年之前,香港的证券经纪行一定要用个人或者合伙制承担无限责任;1986年改革之后,香港政府允许证券经纪行股份制改造承担有限责任。“我的父亲诸兆钧在1960年就创办了诸兆钧证券公司(广利证券前身),我们是首批争取改革的股份制证券公司,广利证券为香港联交所历史最悠久的证券公司之一,联交所现有500多个会员单位,我们的历史是前十位。”诸立力表示。

  1988年,诸立力成为香港联交所理事会成员、会籍委员会主席及上市委员会副主席,也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收购及合并委员会成员。这一年他31岁,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理事会成员。“因为我是研究公司法、证券法的,说来也很巧,我父亲1969年~1974年也是当时远东交易所理事,同样是学法律出身,后面创办了广利证券,我的家族应该说是见证和参与了香港资本市场的腾飞和发展。”诸立力回忆起父亲时颇为自豪。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社会变革贯穿了两大主题——改革和开放,中国内地证券市场的创建初期也同样体现两大主题:交易所和证监会的设立,体现了制度改革和创新的社会变革目标。

  香港联交所如果想成为一个国际性交易所,必须将内地庞大的市场体量考虑进去。如何吸引内地企业赴港上市,帮助他们走出去,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课题。一直从事内地投资及融资业务方面法律咨询的诸立力敏锐地嗅到了机会。

  1991年,诸立力在香港联交所倡议引入优质国有企业在香港上市,推动了国企在1993年发行H股业务的发展。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相比中国内地,国际资本的流动更倾向于东欧地区及东南亚等地。尤其东南亚,在70年代开始的长达20多年的经济起飞中,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热土。中国内地对外开放和吸引外资,在早期较多采用国际长期信贷和实业投资的模式,基本没有股权投资的形式。在这样的压力下,创设证券交易所考虑的,就是如何运用股权投资这种国际投资者所熟悉的投资形式,来把吸引外资的大门开得更大一些。

  1991年初,诸立力牵头带领香港证监会及联交所上市部门的主管等人,一起探讨中国内地证券交易市场的发展,如何吸引外资进入中国内地投资,“当时中国内地没有公司法、证券法,也没有监管机构,我们研究了两年多”。

  1991年,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将“发行人民币特种股票”列入议事日程,成立了由金融行政管理处牵头,申银证券公司参加的B股研究小组。同时,海外一些著名大公司如美林、美银、高盛、奥本海默信托投资公司、美国西部信托投资公司等都对共同发行中国B股表现出极大兴趣。

  1991年11月30日,电真空公司委托上海申银证券公司作为主承销商,同境外证券包销商正式签订了发行B股承销协议书,正式拉开了发行B种股票的序幕。1992年2月1日发行结束,2月21日电真空B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标志着中国内地证券市场的一个创新品种——第一只人民币特种股票正式问世。

  “我们广利证券成为B股国际包销商,当时中国人民银行任命14家B股国际包销商全部都是摩根士丹利、高盛、美银等国际投行,我们是唯一一家港资券商,在参与内地金融业务方面,不管是法律、证券还有监管方面我都是最早的。”诸立力表示。

  在吸引外资进来的同时还要积极走出去。1991年初,诸立力率先提出H股概念,吸引内资来港上市。他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1991年我去北京的时候,那时候中国证监会还没有成立,跟我们对口的单位是联办(原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中国人民银行、国家体改委、财政部还有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接待我们的是时任联办秘书长王岐山,H股是我最开始提出来的,最初的推动者包括时任证监会主席欧伟贤先生、中创前主席张晓斌及清华大学赵家和教授等。1993年6月29日,青岛啤酒在香港招股,7月15日正式上市,成为中国内地首家在香港上市H股的国有企业,紧随其后就是上海石化、广州广船。我是广州广船的法律顾问,也是第一批独立董事。”

  海外上市不仅拓宽了中国内地企业的融资渠道,这一过程中,海外投资银行也开始接触内地市场,国际投资者进一步了解中国的情况,增强了投资中国的信心,同时加速了国有大型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提高国际知名度和竞争力。H股的发展也为港交所日后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交易所打下了基础。

  就交易品种来说,香港市场的构成包括股票市场、衍生工具市场、基金市场、债券市场。其中,股票市场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源自内地的股票占据了香港市场的半壁江山。过去20多年,越来越多内地企业选择在香港上市。截至2019年末,在港上市的内地企业达1241家,占香港全部上市公司(2449家)的50.7%。

  港交所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香港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38.165万亿港元(2018年为29.9094万亿港元),其中来自内地民营企业的市值占比为73.3%(2018年为67.5%)。在整个香港市场成交额方面,来自内地民营企业的占比为82.5%(2018年为79.5%)。

  多年来,诸立力在全球商界树立了极高声望,并一直活跃于包括世界经济论坛、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和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等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

  “我很有运气,25岁从英国留学回来,31岁进入联交所成为最年轻的理事,33岁的时候有幸参与B股、H股改革,推动内地企业来香港上市。现在我62岁了,回头来看自己的人生有几个比较大的机遇,比如进哪一所学校、学哪一科、第一份工作等等,抓住了机会,然后自己努力,为公司、为家族、为社会、为国家全力以赴,参与到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有幸见证两地资本市场的发展。”诸立力说。

  2019年,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宣布杰出的国际商界领袖、校友诸立力被委任新一届校董会主席,并于当年8月1日接替德安妮朱丽叶斯爵士。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任世界顶尖大学校董会主席。

  1988年,诸立力创办第一东方投资集团,总部设于香港,当时主要股东有诸氏家族、日本丸红和日本三菱信托银行。1990年,诸氏家族收购了日方权益,并调整了公司业务,使其成为诸氏家族独资公司。公司的投资策略是专门从事“大中华”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的直接投资业务,成为最大的中国直接投资管理集团之一。

  诸立力称:“当时从英国回来后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处理了很多外资到中国投资的法律咨询问题,以及中国金融机构到海外融资的业务;家族也是做证券业务的,父亲创办了广利证券,所以当时就想着我们也有很多资源,为何不自己做,自己去投中国内地的业务。”

  据诸立力介绍,第一东方投资集团对内地企业的投资都是长期的,可以投资到5年~10年甚至更久,即便是无法达到利润最大化,也不会像外界所诟病些企业那样,一旦上市就抛售股票退出。此外,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还有一个“附加值”的优势。公司协助企业改制,包括证券、法律方面的一些咨询,都是免费的,而且不断去帮助企业积极走出去。

  诸立力以1991年投资的山东晨鸣纸业为例做了详细解释。他称,最初投资晨鸣纸业的比例是25%,并协助其股份制改制,让它变成中外合资企业,推动其来港上市。晨鸣纸业是第一家A、B、H股都有的公司。当时进去的时候,晨鸣纸业年产量3万吨,到退出的时候年产量已超过300万吨。

  作为中国直接投资领域的先驱,第一东方投资集团在过去30年组建了10只中国PE基金,带动了超过1000亿元的总投资进入中国市场。

  “当然也有投资失败的时候,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懂,对证券法、公司法研究得很透,但一开始在中国投资的5个项目都失败了。从现在来看,很感谢当初的投资失败,如果一开始就很顺利,很有可能后面就会输得很惨。”诸立力称。

  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自成立之后,30年里一共投资了200多个项目,业务范围涉及国内52个城市。在内地的投资中,基建、金融服务和轻工业各占三分之一。谈及未来投资方向,诸立力认为,在金融科技领域,内地公司已经“跑出”,可向外出口,而日本的再生能源、节能、养老等行业值得内地借鉴。

  诸立力看好金融科技的发展。目前,第一东方投资集团有直销银行理财比价选择平台“比财”,首年下载量达2000万次。诸立力形容“比财”是财务版的Trivago(酒店搜索引擎),能比较同一时间哪家银行的定存利息最高等,“唯一不足的就是只有内地身份证才能受理”。他期待未来能有突破。此外,诸立力亦计划成立虚拟银行,“但在哪里做和怎样做,则需进一步探讨”。

  诸立力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第一东方投资创办的日本乐桃航空正积极探讨增开内地城市航点以及增加来往香港的航线航班。乐桃航空最近与日本另一廉价航空公司香草航空合并。诸立力表示,乐桃已成为日本第三大航空公司,机队规模增至36架。他回忆,8年前乐桃航空创办时仅有3架飞机,员工已从当时的100人增至目前的1500人。

  “航空业利润率很低,加上日本公司服务要好,难能可贵的是我们在营运第二年就开始盈利至今。”诸立力谈及对日本航空的投资颇为自豪。随着香港第三条跑道将于2022年落成,他希望能增开香港来往日本各城市的航线。他也看好内地航空旅客需求,计划增开北京、广州、青岛等地航线。

  回顾自己的投资生涯,诸立力称也有遗憾。他向记者表示,2009年8月17日,第一东方投资集团全资附属公司第一东方(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批注册,成为首家在上海正式落户的境外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但当时内地市场并没有完全放开,所以即使拿到了私募股权牌照,也没有立即启动在内地融资。如今,中央已宣布将放开外资在金融服务业务的持股比例限制,他希望未来有机会在内地开展有关业务。

  诸立力表示,过去因对互联网不了解而错过了互联网时代的机会,“马云是我多年的朋友,但当时我的背景是证券、法律,所以当时错过了,但现在不一样了,要拥抱科技带来的社会变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