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样就不太可能被黑客访问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2020年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有很多新奇的产品,感兴趣的小伙伴也可以在各类视频网站上看到现场的视频,虽然有很多产品只是噱头,而且根本不可行,但是对于总体发布的产品来说,大趋势是让未来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本文译自Medium中原标题为“CES 2020 Showed Us the Path to a Better Future”的文章

  在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有很多先锋实验性的产品。一些产品虽然有很夸张的宣传,但是这些产品往往无法实现量产,没办法进入到大众视野中。而且,这个展览会中带来的一些创新也可能会导致新的问题,比如信息泄露等安全问题。

  但事实是,有时候科技确实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被会科技所吸引。以下是我在电子产品展览会观察到的一些趋势,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些趋势很有可能在2020年产生积极而又深远的影响。

  围绕5G技术有很多模棱两可的营销还有很多质疑的声音。例如,一些运营商,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已经开始称稍作改进的4G网络为“5G”,而事实并非如此。举例来说,5G很可能不会给你带来每秒25g的下载速度,虽然一些现场测试在技术上证明了这一点。然而,在适当的情况下,5G网络确实大有前途。推出速度更快的家用互联网是一件昂贵的事情,需要有线电视公司对通往每个家庭的线路进行物理升级,像居住在农村的客户可能无法尽快体验到5G互联网。

  5G早就承诺要改变这种状况,所以它们的首要目标就是为移动设备提供更快的速度。早期的5G测试已经显示出接近千兆比特的速度——这种速度是谷歌承诺的速度。但是因为这个项目需要用到光纤,而且安装和普及十分麻烦,所以这个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后来推出的5G网络相比于千兆比特来说是“令人失望”的,但是它的速度仍旧可以到达250Mbps左右的范围内,已经比现在的4G要快得多了。但是如果你的手机用流量上网速度比家里的Wi-Fi还要快,就会有人开始觉得为什么家里还需要装家用的互联网呢?

  科技公司正准备在2020年回答这个问题。如今,手机是为数不多的直接连接手机网络进行数据传输的设备之一,而大多数的其他设备,如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智能家居设备,都连接Wi-Fi进行互联网接入。在今年的消费电子展上,这种情况开始改变。联想(Lenovo)发布了首款5G连接的笔记本电脑,威瑞森(Verizon)承诺在2020年推出20款5G功能的设备,美国网件公司(Netgear)大肆宣传5G热点,雷蛇(Razer)则展示了一款绝对先进的路由器的概念,它可以为游戏玩家提供移动5G热点。这款路由器有4个以太网端口,本质上是一个你可以扔进包里的联网设备,随时随地都能取出来,分享5G热点。

  所有这些新设备都是解决5G这个难题过程中的一些组成部分。它们并不是唯一的组件,为5G构建网络技术仍然是一个极其艰巨的挑战,需要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建造大量新的微蜂窝基站,因为5G使用的大部分无线频谱并不能很好地穿透密集的建筑。未来几年,航空公司将不得不应对这一挑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立即受益。但是,5G网络一旦得到适当的实施和支持,就马上超越4G网络,给我们和社会带来巨大的好处。

  CES的每个人都在卖东西。作为一名记者,我的部分工作就是不被市场营销和各式各样的推荐所分心。但我不禁被一家名为BrainCo的公司所吸引,这家公司专门为截肢的人制造机器人假肢。机器人假肢会比其他同类产品便宜1万到1.5万美元左右,如今市场上的假肢价格高达6万美元,除了价格上便宜不少外,这种假肢能使用脑电波来直观地感知用户想要用它做什么。

  在BrainCo的一个小型新闻发布会上,一名中国用户通过翻译讲述了他无法与人握手或打乒乓球的故事,但这个假肢设备帮助他做到了这些事情。这是一个真正具有人性光辉的时刻。

  BrainCo并不是唯一一家拥有个性定制产品的公司。例如,个人移动设备制造商“威尔”(Whill)展示了一款自动轮椅,它可以接受用户的指令,自动移动到用户需要它的地方。可穿戴设备制造商“欧凯”(OrCam)展示了一些产品,可以帮助那些有阅读困难的人,比如诵读困难或视力障碍的人,将书面文字转化为语言。

  这些公司大部分都不是新公司。但在过去几年的消费电子展上,像谷歌这样的大公司带来的新产品占据了主导报道,也更受人们的关注,比如2018年的新智能显示屏,或者2015年的智能电视。今年来自大型科技公司的新产品相对来说较为平淡,谷歌仅仅发布了一些新的语音指令,而亚马逊(Amazon)和脸书(Facebook)等其他大公司则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捍卫自己的隐私上。这为新公司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赢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CES对于大大小小的制造商来说都是一个机会,他们可以在开放的市场中为自己开辟一片天地,并找到客户或投资者。亚马逊(Amazon)和谷歌等大公司因为将其精力都放在了家居产品的智能化上,所以这也无形中为个性定制类的公司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让它们可以在一个不那么拥挤的舞台上宣传自己。

  在2019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性爱玩具初创公司“蒂卡洛”(Lora DiCarlo)获得了消费者技术协会颁发的奖项(Consumer Technology Association)。随后协会几乎立即撤销了该奖项,声称所颁发的奖不属于任何奖项类别,还说这些玩具“不应该被接受为创新奖项目”。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该协会重新颁发了该奖项。后来,消费者技术协会宣布将允许性科技初创公司在一年的试用期内竞争该奖项。

  已经到来的2020就是试用年,多家性科技公司展示了新产品,包括“欧米”公司(OhMiBod)带来的的魔棒精灵震动棒、“神秘氛围”(MysteryVibe)公司带来的智能震动棒,当然还有回归的“蒂卡洛”(Lora DiCarlo)公司带来的产品。这些公司在销售智能门铃、电池组和睡眠辅助设备的公司旁边展示他们的产品。

  这无疑是一种积极的发展,尽管早该如此。从历史上看,性爱玩具的开发不能保证透明度和质量保证。因为大家都羞于公开讨论性,所以那些不合格不安全的产品都没有人会讨论,依然能大行其道。允许性爱玩具获得奖项,就像其他任何技术一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产品的质量和安全,确保客户购买的产品是值得信赖的。

  例如,当神秘氛围公司(mystery yvibe)向我展示男士可穿戴振动器“泰龙”(Tenuto)时,我可以像讨论其他设备一样坦率公开地讨论这个产品。我这么做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像我这样的科技电子产品记者在CES上随处可见,而直到今年,性爱产品在大会上的曝光率才和其他类别产品一样高。希望今年性爱产品的获奖能帮助更多的科技行业去讨论性爱设备在未来的可能性。

  对于那些对监控、跟踪和分析你所有信息的设备感到不舒服的人来说,CES并没有提供多少安慰。今年,像往常一样,出现了无数新的“智能”监控设备,从监视院子的无人机到追踪你在浴室里做什么的设备。虽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但对于隐私安全来说,越来越多的公司至少已经在考虑设备中的隐私问题了。

  例如,我与智能锁制造商“劳克”(Lockly)进行了交谈,他们销售一种组合智能锁和视频门铃设备。几个月来,人们一直在报道竞争对手视频门铃的安全性很差,对于这样一家初创公司来说,如果没有保护用户数据的计划,那就太鲁莽了。我问公司是否可以让用户选择双重认证来验证账户,因为双重认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挡黑客的攻击。公司人员告诉我,这个双重认证在他们的产品里是强制性的。该公司还提供将视频存储在云端的选项,但默认情况下,他们的摄像头将视频存储在本地的SD卡上,这样就不太可能被黑客访问。

  谷歌有一个最引人注目的例子,旨在让用户感觉他们的隐私受到了保护。在今年的CES上,它宣布了新的语音助手隐私中心功能。一旦新功能推出,如果语音助手开始播放音乐,用户可以选择是否保存自己的喜好,或者让语音助手不保存自己的音频数据,这只需要用户在手机上进行隐私设置即可。但是,在无时无刻不在保存音频数据的语音助手上,一些新的隐私语音命令并不是万能的。

  然而,这是过去几年的进步。例如,在2015年,谷歌吹捧的“个性化”是今年的热门趋势之一。今天,如果无法回答如何存储、保护和删除用户数据的问题,公司可能无法将基于用户数据的个性化定制作为卖点。谷歌显然还想要数据,但关于用户隐私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

  这是否意味着隐私的问题已经被解决了我们也不需要再担心了?当然不是。但它确实表明,从大型科技巨头到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它们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必须在可怕的事情发生之前(而非之后)回答隐私和安全问题。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