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市值蒸发逾40亿元

  通知基金经理赶紧抛售华东医药! ”1月17日,第二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在上海开标,现场有人注意到这样一幕。

  当天上午11点左右,二级市场上华东医药闪崩,股价直奔跌停,市值蒸发逾40亿元。 “带量采购”现场传来消息,其核心产品之一“阿卡波糖”落标。

  阿卡波糖(Acarbose)是一种α-葡萄糖苷酶抑制剂,可以达到降低血糖的作用。 长期服用,可降低空腹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的浓度。 为德国拜耳医药的原研药,国内华东医药、绿叶制药、福元医药三块仿制药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价上市。

  据悉此次投标中,阿卡波糖片剂50mg规格,拜耳医药报价0.181元/片; 绿叶制药0.32元/粒; 福元医药报价0.43元/片; 华东医药则为0.465元/片。 根据医保局制定的“同品种超过最低报价1.8倍的企业自动出局”标准,福元医药和华东医药落标。

  拜耳医药报价过低让福元医药的代表非常不满,在现场一度大喊“不正当竞争,反对倾销”,其仿制的阿卡波糖片剂去年12月才刚刚获批上市,拜耳医药的报价令福元医药陷入尴尬处境,连研发成本能否及时收回都是未知数。

  公开资料显示, 近年拜耳医药的阿卡波糖片剂50mg的平均中标价为2.1元/片,价格较国内产品高出不少,此次报价0.181元/片降幅超过90% ,可以说令市场“震惊”,更有报道称拜耳此次报价为全球最低水平。

  有业内人士提及“以前有药企超低价中标,以亏损为代价把竞争对手亏出市场,自己再喊成本高呼吁政府部门提价。 ”他认为这可能是福元医药代表指责的拜耳“倾销”,但无论如何仿制药比原研药还贵几倍落标很正常。

  上海某药企负责人认为,原研药肯定效果更好是病人首选,拜耳医药报出低价是对中国市场志在必得,要通过低价竞争来压缩国产仿制药的市场空间。

  阿卡波糖是华东医药的两大重磅品种之一,落标自然对二级市场造成很大冲击,跌停并不令人意外,但短期市场情绪释放后,仍要理性分析事件可能造成的影响。

  华东医药独资子公司杭州中美华东制药目前占据国内阿卡波糖市场约40%的份额,仅这一款药品在2018年就为华东医药带来销售收入25.35亿元,占到了当年总营收的8.27%。 同时,阿卡波糖的销售收入近年来增速较快,是华东医药业绩上行的主要推手之一,这款药对于公司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也因此,落标引发了市场对华东医药后续业绩的担忧,这是否意味着华东医药苦心经营的市场份额将拱手让人呢?

  前述业内人士指出未必,其报价较高以及落标可能是一种市场策略。 因为此次招标阿卡波糖仅有4家竞争,拜耳直接打出地板价后只有绿叶制药入围,新规则若2家企业中标会分掉60%的市场,还有40%将采用过去传统的招标方式,华东医药不排除是策略性落标瞄准剩下40%的市场。

  据悉,第二轮“带量采购”的新规则包括“若只有1家企业中标,则给予50%的约定采购量; 若2家企业中标,则给予60%的约定采购量; 若3家企业中标,则给予70%的约定采购量; 若4 家及以上企业中标,则给予80%的约定采购量”。

  华东医药是国内最早上市阿卡波糖仿制药的企业,有一定的销售渠道,可以去竞争剩下40%的市场,在那部分医院有一定的自主选择权。 “中标的拜耳和绿叶的价格是已经确定的,在剩下40%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华东医药可以定价稍微高一些能给渠道回扣,也算有些优势。 ”前述人士补充。

  至于价格下降对于利润的影响,他对天眼君说, 以前药物价格的主要部分其实是给渠道的回扣等销售费用,生产成本一般不会超过售价的10%,留足利润的情况下底价可以降到过去的15% ,虽然报价看似较低但企业也还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只不过利润空间会减少。

  在机构人士看来,华东医药的跌停不仅仅是因为昨天落标,背后有更深层次的逻辑。

  从去年8月下旬开始,华东医药的股价就陷入持续下跌,较同期大盘走势明显疲软。 机构人士告诉金融界财经天眼,一方面是华东医药中报业绩不及预期; 另一方面机构早已开始担忧带量采购的影响。

  果然,上周五华东医药在仿制药上出了问题,核心品种阿卡波糖落标,即便没有落标在拜耳医药降价90%的情况下利润也会受到影响,机构和市场的担忧转为现实。

  据前述业内人士推测,按照现在的趋势,带量采购很快会覆盖100个左右的常用的、开药量大的药物,每种只会留下3-4家中标的生产企业,其他拿不到市场份额的基本都要死掉,对国内做仿制药的企业来说冲击会比较大,即便企业中标经过层层杀价利润空间也会被压缩,这就是为什么药企东阳光中标三款产品却没有大涨,因为中标价格降幅太大难言利好。

  目前来看受带量采购影响较小的是创新药,但眼下华东医药在创新药的自主研发上可能出现断档期,有分析指出可能要到2022年华东医药才能有创新药上市,这是机构对其后市悲观的另一大原因。 不过2019年下旬华东医药曾表示每年要引进1-2个海外新药品种,2020年开始力争每年至少上市一个创新药。

  拜耳的凶狠报价引发了国内医药行业的担忧,上海某药企负责人直言: “一轮轮的往下杀药品价格,国内药企的利润受到影响,没有盈利就没有创新,可能会造成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倒退。 ”

  前述业内人士也感慨: “今年开始按病种付费要在30个城市试点推开,治病有总额指标了,今后医药行业日子不会好过的。 ”

  过去国内药企做仿制药“蔚然成风”,但如今专利到期的原研药在国内基本已经仿制完,一大批药企面临“无药可仿”的局面,又叠加“带量采购”来势汹汹,行业洗牌在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