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公司综合财务报表是按照所有适用的《香港财务

  “公司股价从2009年的3.5港元飙升至2019年的46.5港元,市值增长13倍。”一家名为Valiant Varriors的沽空机构,在其最新发表的报告中这样描述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最近10年来的股价表现,并将这只股票称为“水分很大的‘神票’”。

  这次被Valiant Varriors点名的上市公司是哪家?正是广为香港和内地消费者熟悉的维他奶国际。

  维他奶国际随即作出强烈反击,先后在1月16日、1月20日发布了澄清公告。

  让维他奶国际和其投资者欣慰的是,即使在Valiant Varriors发表沽空报告当天,股价也没有出现恐慌性抛售引发暴跌,在随后的交易中还出现了持续反弹。

  时代财经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港股证券业内人士,大多数都表示对Valiant Varriors这家沽空机构并不熟悉,也不知道它这次“唱淡”维他奶国际的目的何在。

  “值得留意的是,从沽空报告发表后公司股价的表现可见,投资者对于这类没有市场信誉的沽空机构放出的言论已经开始生厌。”香港宝新金融高级副总裁黄凌杰向时代财经如此评论道。

  时代财经记者在翻查Valiant Varriors的过往时发现,在“狙击”维他奶国际之前,Valiant Varriors极少在港股市场上出手,过去主要集中狙击韩国和新加坡上市公司,例如在去年11月“狙击”韩国科技公司HLB、去年5月“狙击”新加坡公司Best World。

  “维他奶国际为何成为‘狙击’目标,恐怕也只有沽空机构自己才知道原因。”香港耀才证券研究部总监植耀辉在20日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沽空机构出手自然有其理据,比如Valiant Varriors报告中提到的,“维他奶国际的毛利率较内地其他同业的高”便是其中一个原因。“当然,相关指控成立与否则是见仁见智,不过,如果以近年维他奶国际的股价走势以及业务发展基本面而言,其估值是否合理确实值得商榷。”

  1月16日上午,Valiant Varriors发表沽空报告,指称维他奶国际财务数据造假,强调公司的管理层严重夸大在中国内地和澳大利亚市场的利润及资本开支,同时低报成本上浮的影响,从而拉高毛利率至50%以上,远高于行业平均的35%。“我们相信它的股价只值10港元/股,比目前价格还要下调65%,当然了,这已经是我们对维他奶国际一个比较保守的估计了。”Valiant Varriors对投资者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Valiant Varriors对维他奶国际财务数据造假的指控主要基于以下几点:公司夸大中国内地及澳大利亚的溢利及资本支出;公司面临现金流问题,因此出售东莞维他奶15%股本权益;公司毛利率过高而不真实;怀疑公司是否能在中国内地取得持续增长等。

  维他奶国际指出,公司综合财务报表是按照所有适用的《香港财务报告准则》、香港公认会计原则及香港《公司条例》规定而编制。维他奶国际强烈不同意Valiant Varriors采用发布于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SAIC)及澳大利亚政府的数据来估算公司之分部经营溢利。理由是向SAIC及澳洲政府申报的数据是来自当地子公司的经营数据,以此估算得出的分部经营溢利并没有从集团综合角度把集团内部各公司间的交易抵消。

  另外,Valiant Varriors在指控公司面临现金流问题而出售东莞维他奶之15%股本权益上,维他奶国际认为其指控并不正确,因其结论基于不完整的信息。

  维他奶国际称:“公司的外部审计师认为综合财务报表真实而公允地反映了集团的综合现金流量。截至2019年9月30日,现金净额为5.42亿元,这清楚表明没有任何现金流问题。出售东莞维他奶股本权益的原因是为了维持在深圳的另一家合资公司的相同股权比例,认为集团将受惠于在华南市场与当地同一伙伴与发展集团之产品的统一销售及市场推广策。”

  受到沽空报告的影响,维他奶国际的股价在1月16日当天开盘大幅下挫近5%。但在其迅速作出回应后,股价随即出现反转,并以接近全天最高价的29.25港元报收,涨幅近6%,全日波幅超过12%。

  Valiant Varriors在其报告中称,维他奶国际是一家国际豆奶饮品和茶饮生产商及分销商,其覆盖的市场包括中国内地、香港、澳大利亚和部分东南亚国家。

  报告中还表示,公司成立于1940年,维他奶国际声称其近年来在中国内地抢占了大量市场份额,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而开始备受投资者瞩目。

  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留意到,在邻近香港的广州、深圳,很多超市大卖场、连锁便利店甚至小士多里,都能看到维他奶的产品陈列于货架上。

  “这是我们香港本土的饮品品牌,我和家人这么多年来都有饮用。”香港市民Jason向时代财经表示,“我们普通小市民不会看也不关心公司的财务报表,但维他奶在香港乃至内地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大家有目共睹。”

  “如果有人对投资者说,巴菲特最爱喝的可口可乐经营出问题了,估计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香港宝新金融高级副总裁黄凌杰打比方说,“维他奶国际在品牌影响力上虽然和可口可乐没法比,但在港股投资者、香港乃至大湾区的消费者心里,也算得上是港股市场的‘可口可乐’了。”

  黄凌杰进一步指出,维他奶国际在澄清公告中强调,Valiant Varriors在发表该报告之前或之后,都没有与公司或其董事会联络或寻求澄清。“维他奶作出的这一回击,正中对方要害。因为一个沽空机构连实地调查都没做过,甚至没有向公司方面就质疑进行求证或质询,那么沽空机构的可信度从何谈起?”

  黄凌杰补充说,“从澄清公告可见,公司可谓是连削带打,指出Valiant Varriors的沽空报告里还在沿用‘国家工商总局’的名称,连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关系都没搞清楚就仓促上阵。”

  早在2018年3月,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商标管理职责整合,重新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不再保留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2018年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挂牌。

  “Valiant Varriors不严谨的言论,让投资者对其专业性质疑。”黄凌杰表示,“在香港市场上,经常会出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沽空机构,对一些市值较高、盘面较大的上市公司进行‘狙击’,质疑财务造假是这些沽空机构的主要套路,但是他们的一些言论往往禁不起仔细推敲或公司反驳,因此这类机构的诚信度令人怀疑。在维他奶国际之前,波司登、瑞声科技、舜宇光学、安踏体育等知名企业也都受到过沽空机构‘狙击’,这些沽空机构中不乏浑水之类的‘名家’,比如:安踏体育就在13个月内遭浑水三次‘狙击’。值得留意的是,从沽空报告发表后公司股价的表现可见,投资者对于这类没有市场信誉的沽空机构放出的言论已经开始生厌。”

  香港帝峰证券行政总裁郭思治则表示:“从维他奶国际目前的股价和市盈率看,估值确实有点高。”他指出,“去年公司股价最高曾超过47港元(时代财经注:并非Valiant Varriors所称的‘2019年最高46.5港元’),当时的市盈率将近70倍,高的有点离谱。近期公司股价在30港元附近徘徊,市盈率仍有近40倍,比同属食品饮料板块的统一企业中国、康师傅的约30倍的市盈率高出近30%。”

  “当然,Valiant Varriors在沽空报告中给出的10港元‘目标价’显然更不合理。所以,对投资者而言,对沽空机构的报告要明辨良莠,不可偏听偏信。”郭思治补充说。

  “刺激内需、提振消费是内地重要政策之一,因此内需板块未来一年将会持续受到投资者关注,也包括维他奶国际等个股。”植耀辉对时代财经表示,但对于公司股价的去向,则要视乎以下两大因素:其一是原材料价格包括原奶、面粉及棕榈油等是否仍维持较低水平,这对食品行业之毛利率有相当大影响;其次是市场竞争因素导致个别食品公司须加大推广开支。植耀辉建议,“投资者可采取逢低增持策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